当前日期:2021年4月12日  周一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教学研究

友情链接

当前位置:首页 > 教学研究 > 校报校刊

校报校刊

你听,你听,心在悲鸣

       你听,你听,心在悲鸣
       1、物是人非事事件
       在我踏进堂屋高高的门槛之前,我根本没有想到榻上瘦骨嶙峋,奄奄一息的老人会是刘宜银。
儿时记忆里的他,是高大的,是健壮的,威严中甚至带有一丝不容置疑的霸气。最能证明他的力量的一次,是他与我爸爸因意见不和而打了一架,却最终把我爸掀倒在地的事情.在此要强调的是:他已年过花甲,而我父亲却与不惑之年,相隔甚远。
       然而此时的他却那么安详地躺倒在旧木床上,在众人皆着薄裳的时刻,盖着棉被。因着他一米8的个子,那被子没能盖住他的双脚。皮肤逐渐衰老,伤痕斑斑的双脚突兀地显出来,苍白而又无力。
我沉默望着这一切,仿佛在观看一场关于时间的对峙。
       终于,我走上去,对着床上的人,轻轻地喊了一声——“爷爷”。
       2、遥想公谨当年
       很小的时侯,我总被爷爷家的门槛绊倒。闻着我的哭声跑出来的爷爷,一边抱起我,一边帮我拍去衣服上的尘土。然后告诉我这门槛的用处:“风水先生说过,我这屋里阴盛阳衰,得立个高门槛,外面的阴气进不来,阴阳平衡,咱们家才能免祸消灾。“而幼小的我则似懂非懂地点头,任由他用粗糙的手指抹去我脸上未干的泪痕,一副慈爱的模样。
       在我更在一些的时侯,我和父母去外地上了小学,当我读着“A、B、C”吃着爷爷家没有的冰淇淋时,我才发觉爷爷的贫穷落后,以及他可笑的封建思想。所以,当过年时,我回家见到他的第一句话便是:“爷爷,你说得那个‘风水’,我们老师说是迷信!是骗人的东西!”爷爷顿时用一脸阴沉换下了刚才还满面的笑容:“你们老师瞎说,他懂什么!”“才不是呢,”我噘着嘴正想反驳,却被爸爸阻止:“爷爷今年都60了,你怎么不知道尊敬老人?太不懂事了!”
       这句话出口,爷爷立刻动了怒,爷爷想必是憎恶“老”这个字眼的,对于当年生产队里最有力量的小子而言,这是一个侮辱,但他暂时压制了火气。只是后来,他为了证明自己不老,借故一件小事,把我爸爸撂倒了。
       我还清楚地记得,他放倒我37岁的爸爸时,无比得意的模样,那种意气风发在如今病佚佚的脸上是寻不到一点踪迹的。
       那属于壮年者高傲的姿态是无法同如今时光的臣眼者的脸庞相吻和的。
       3、只是当时已惘然
       谁也没有想到过年的时候还健壮如牛的爷爷会在开春立夏后查出胃癌晚期,在经历了一次失败的手术后,爷爷对把他的另一脚放进了坟墓。我还记得爷爷为时不多时我曾去看望了他。
他瘦弱的只剩下皮骨,两只脚裸露在被子外面,他呻吟着那次失败的手术